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苏州竞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农机希冀从跟随泡沫式增长走向独立理性细分重塑

2021-10-09 来源:西藏农业机械网

继去年玉米机市场腰斩之后,今年的小麦机市场很有可能继续腰斩,谷物收获机常青树时代戛然而止。还好,水稻收获机可能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,这得益于稻谷市场的基本稳定和其对轮式小麦机的侵占,以及兼顾收获油菜、谷子、玉米籽粒等功能。从技术路线来说,是产品基本升级单纵轴流的结构后,以其高性能和适应性延续了其生命。

玉米机则其兴也勃、其亡也忽焉,在历史进程的概念下快速的膨胀和衰退(至平台期),给予农机人一直失于农业竞争力思考的惨痛教训。曾几何时,玉米机企业预测来年销量的一句话叫“牛马年,好种田”,牛马年好种田不好种田且不管,即使是好种田,对于农机来说,风马牛不相及也。我们服务于农业生产环节,但不是唯产量论就可以了。

作为农机人要时刻警惕着,莫把我们热爱的农机当做闭环的节点,农机只是服务于农业生产环节的工具,是农业的投入品。它在更大程度上是农业科技的载体,是器非道(或者抬高一点,是术非道),尤其是服务于农业生产的中间环节,距离农业产业链后端还有很大的距离。那么,农业机械很显然不可能自成体系、逻辑自洽,更大程度上决定于农业产业链的后端,首先是农产品的价格问题(关联农民和土地的收益),再向上是农业经济的范畴,是农业国际竞争力的范畴。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。

比如,玉米。我们这个细分的谷物市场失去国际竞争力,放手散养,玉米有关机械则应声而落,市场经济就是这么冷酷无情,需求弹性几近失效(无论怎么降价,市场几乎雷打不动),产品需求成为农产品市场价格的悬丝傀儡。尼古拉斯塔勒布所说,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,当暴露在波动性、随机性、混乱和压力、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,它们反而能够茁壮成长和壮大。不过,尽管这一现象无处不在,我们还是没有一个词用来形容脆弱性的对立面。所以,不妨叫它“反脆弱”性(antifragile)吧。玉米机行业,显然没有成功反脆弱,或者说,还在震荡期中,尚待能者出类拔萃。

笔者曾在《我国工程机械与汽车集团进入农机领域的战略抉择刍议》中,提出了以工程机械行业为主体的三点建议,也推荐行业本来之同仁思考:1.储备未来,不与存量竞争;2.专业通关,不打遭遇之战;3.资本上阵,不失并购时机。对于第一项的注脚,不少企业近几年全新切入或复活了小麦机行业,但是产品还是老式的雷沃、中联翻版,不知意欲何为。

笔者曾指出:建立在市场为存量市场,细分领域这两个特点上,小麦机的购机用户属于成熟用户群体,对机械几乎了若指掌,一般维修手到擒来。那么,这样成熟的用户群体,面对成熟的市场产品,自然迫使市场竞争以商业因素为多,技术因素为次。这也就是为何雷沃、中联抵死相拼的根本原因??产品基本一致,市场营销更为重要,谁的渠道、价格、服务给力,谁即可胜出。在这种竞争关系上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双雄争霸只会加强、不会削弱。同时,新进入者,一定会出现两种情况,一是规模效应不足,没有量,成本居高、效益走低;二是学习曲线还在形成,虽然与上述两家主流品牌的产品大体相同,但是装配质量较低会造成产品早期故障较多(尤其是调整紧固类),细节把握有失深入。

在行业和产品趋于成熟之时,向第一第二名发起冲击的充分条件必然是革命性新技术。即,没有久保田纵轴流轮式机的技术平台升级能力,以打补丁(老产品产品不断改进)的方法对攻小麦机叱咤双雄??雷沃、中联,基本毫无胜算。他们同出一门,在商品改进这个问题全部做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毕竟退一步则万丈深渊。但是,笔者也认为,在纵轴流产品尚未得到充分市场验证的前提下,先声夺人、先入为主的营销策略可能是纵虎归山、得不偿失。奇虎董事长周鸿?曾说,一只大鳄鱼,你要打败它,在水里肯定是不行的,但你把它引到树上,猴子就把它收拾了。置于农机行业的语境,诸君作何感想?

那么,反过来看小麦机市场,将近二十年的时间,一直常青树一般,在农机年度市场占有重要地位,成为雷沃走向农机行业第一梯队的看家本领。但是,行业为何在主力机型上,始终停留在切横流的技术路子上徘徊不进。缘何久保田在2014年武汉展会上亮相PRO100,以单纵轴流结构破局斗狠?石炭酸灌木(学名:Larreatridentata):是一种富含树脂芳香的常绿灌木,生长在沙漠中,不断地向地上滴落石炭酸,进而杀死生长在它周围的任何东西。对于一个行业来说,那么近乎独占或者垄断,扼杀的不仅仅是对手,有可能杀死的是自我革命的意识以及行业的创新精神。又比如履带式拖拉机,行业进步几何?多年故步自封,在东北等地区需求再度兴起之后,反而将市场(不得不)拱手让于外资品牌。

王东岳说,必须把具体事物放在总背景结构中去处理。思想背景的高度不同,对同一问题的看法肯定不同。如果你的思想境界只是停留在现象层面,对现象问题纠缠不休,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,必须讨论它所在的大的背景结构。

那么,我们需要讨论的大的背景结构是什么?不暇思考,笔者概括为一句话:从跟随性、泡沫式增长,走向独立、理性、细分重塑。简单地说,行业结束了跟随性的无差异化的增长,雷布斯鼓吹的互联网概念??猪都可以飞起来的窗口期结束了,腾云驾雾要停了,泡沫要消散了,进入深水区,切莫再摸着石头过河。农机行业逐步走向独立的增长,而非跟随、共同、浑水摸鱼,理性而非野蛮,细分而不冲量的时代。同时,还需要看到,多年以来农机行业多方蓄积的能量(基础投入、制造及营销服务能力等)急切需要渠道(细分市场)释放,不然即使小麦机新入局者少,拖拉机、打捆机等企业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也并非好事,物无美恶、过则为灾。

开源算法体系

红外测温仪

商汤成功案例

人证核验智能终端